徽商银行去年为何“翻车”? 江苏区域不良率飙升五倍

2021-05-19 09:30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江苏金融圈

作者|金融小强

在国内城商行中,徽商银行的体量高居第六,同时也是港股上市公司,在前些年发展速度受人瞩目。

2009年,徽商银行首次走出安徽,在南京设立首家省外异地分行,正式打入江苏市场,也曾创造过了辉煌战绩。根据其年报披露,截至2020年末该行在江苏区域贷款余额达到464亿,创出历史新高。

然而在这个表象之下却是管涌如注,全行去年不良率大增至1.98%,而江苏区域不良率更是扶摇直上,达到惊人的3.6%,相比2019年不良率翻了将近五倍。

作为国内第二经济强省,江苏的信贷市场理应是比较优质的,徽商银行到底发生了什么,会在这个膏腴之地“翻车”?

1

盈利能力大滑坡,

上市后业绩首现负增长

徽商银行成立于2005年12月28日,是由安徽省内6家城市商业银行和7家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设立,总部位于安徽合肥,成为中部地区最大的城市商业银行。

2013年11月12日,徽商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至今已经度过8个会计年度。

年报显示,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22.9亿元,同比增长3.63%;归母净利润95.7亿元,相较去年同期下滑2.54%。

这也是徽商银行在香港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的年份。

表一:徽商银行近10年净利润走势

如果徽商银行放在38家A股上市银行中来看,徽商银行营收和净利润规模位居第21位,排在南京银行之后。

但是38家A股上市银行中,去年净利润出现下滑的只有6家。在A股15家上市城商行中,徽商银行3.63%的营收增速排名倒数第三,净利润与郑州银行同是负增长、增速排名倒数第二。

截至去年末,徽商银行总资产规模达到1.13万亿,在38家A股上市银行中排名第23位,在上市城商行中排名第8位。

业绩的下滑也导致公司的投资价值明显缩水。

年报显示,徽商银行去年末的总资产收益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由2019年的0.92%和14.6%,下滑至0.83%和12.94%,这也是徽商银行上市以来的最差表现。

为什么去年业绩会下滑呢?这主要是徽商银行的净利差从2019年的2.33%下降至2.17%,去年利息净收入从2019年的81.33亿下滑至79.75亿,降幅为1.58%。

2

不良贷款率大幅飙升,

江苏区域不良率爆表

相比业绩的衰退,徽商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出现明显下滑。

特别是不良率方面,徽商银行去年大幅飙升,在2019年首次突破1%之后,到2020年又飙升至1.98%,仅一年时间就几乎翻了一倍,在38家A股上市银行中排名第二,仅好于郑州银行。

徽商银行的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上,该行业贷款从2019年的3.27%大幅攀升至11.85%,不良贷款金额则从14.65亿元增至63.21亿元。

为什么会在一年之后暴露出这么多不良贷款呢?是不是踩了什么“大雷”呢?我们目前不得而知。

值得注意的是,徽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的区域分布。

目前徽商银行的经营地域集中在安徽和江苏,安徽是其大本营市场,去年不良率为1.55%。

在2009年5月,徽商银行落地南京,开设了首家省外异地一级分行,正式进军江苏市场。

江苏是国内第二大经济强省,也是各家金融机构必争之地,作为安徽的富豪邻居,徽商银行等于是傍上了这座金矿。

2020年底,徽商银行在江苏区域的贷款余额达到463.99亿,占该行贷款总额的8.1%,比2019年末大增了将近了50亿。

但是江苏区域的不良率去年却出现了“爆表”,达到惊人的3.6%,而在2019年末还只有0.74%!

为甚会在短短一年里翻了将近5倍呢?

虽然看起来总金额不多,但是每一个点的不良率,都会侵蚀银行的资本金,意味着银行不但收不回利息,还可能连本金都收不回。

再往下看,徽商银行在2020年度大幅计提了客户贷款减值损失,计提额度由前一年度的45.81亿元增至105.63亿元,由于没有足够的利润腾挪空间,其拨备覆盖率也出现了大幅下滑,从303.86%降至181.9%。

看起来高高在上的拨备率,竟然在不良贷款和利润下滑的双重打击下如此的脆弱。

此外,虽然2020年度完成了17.35亿股的定增、补充了98.94亿元的核心一级资本,但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依旧告急。截至2020年底,公司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04%,距离7.5%的监管要求仅不到一个百分点的空间。

银行的经营一般都具有连续性,大部分指标没有意外的话,都会呈现出平滑走势,但是徽商银行很多指标却是出现了断崖式下滑,2020年徽商银行到底发生了呢?

3

回“A”之路坎坷,

股东争斗元气大伤

其实徽商银行在组件之后的多年里,借助整个宏观经济高速增长,发展一直都很不错,到2018年就已经首次突破一万亿资产规模,同时还实现了在香港上市。

就在他们踌躇满志准备回归A股的关键时刻,却爆发了股东内斗,不但导致回A计划胎死腹中,也让经营管理元气大伤。

2017年,当时的徽商银行董事长的李宏鸣在第一大股东中静系的压力下黯然辞职,从而将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公之于众。

去年,徽商银行还接盘了包商银行的四家分行以及内蒙古区外的全部资产、负债,以及相关的员工、业务等。

尽管当时有分析认为在城商行异地开设分行受限的情况下,这一事件对徽商银行的长期发展有利,但年报显示,2020年度由原包商银行重组后的蒙商银行净亏损达34.94亿元,这到底会是一个沉重包袱还是机会,现在尚难断言。

今年年初,徽商银行原行长助理、徽银理财董事长夏敏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无疑再度加剧发行监管部门对徽商银行的怀疑态度。

今年4月,徽商银行与省担保集团的董事长进行了兑换,严琛履新徽商银行董事长,这位在金融行业和政界都经历丰富的领导能否带领徽商银行迎来新的发展呢?